您的位置:首页 > 人才资讯 > 英近87万青年失业 欧盟青年就业新政难立竿见影

英近87万青年失业 欧盟青年就业新政难立竿见影
发布日期:2014年8月18日   浏览 2053406
 

据《欧洲时报》报道,英国智库公共政策研究所(IPPR)在英国官方最新的失业数字公布之前表示,全面的经济复苏不应忽略青年失业问题。
  英国失业现象严重
  据报道,IPPR认为,尽管英国的失业率不断下降,且青年人失业率也已经从去年同期的20.9%大幅下滑至17.8%,但仍有86.8万16至24岁的年轻人失业,其中24.7万在过去的一年多一直在寻找工作,更有约70万年轻人从未有工作过。
  IPPR重点提出年轻人的教育培训与就业岗位供需严重不匹配的问题,他们举例说,有9.4万人接受了美容美发相关技术的培训,但是这个行业的职业缺口仅为1.8万个。反而,建筑和工程行业提供了约27.5万个就业机会,但只有12.3万名年轻人受过相关培训。
  报道称,IPPR认为,青年失业率较低的国家,从接受正规教育到顺利就业通常有一套完整清晰的流程。首席经济学家托尼·多芬表示:“英国应该向荷兰、德国等国家多多学习,用人单位应该积极参与在年轻人的教育及培训体系中,这有助于更多的人从学习期平稳过渡到工作中。降低青年失业率是重中之重。”
  但工作和养老金部发言人认为IPPR的报告是对公众的误导,他表示,没有全职工作的年轻人已下降到约53万。青年失业率已经连续下降了10个月,申请失业救济金的年轻人人数也连续下降31个月,约为25万。
  英国失业率攀升,与管理者不愿意雇佣育龄女性也有很大关系。据英国《卫报》报道,这项由一家律师事务所进行的调查中,1/3的管理者表示,更愿意雇佣二三十岁的年轻男性。超过四成的人承认在对待育龄女性的求职者时,都持谨慎态度。还有同样数量的被调查者表示,对已有一个孩子的女性,在雇佣和升职方面也有担心。1/3的人称女性职员在休完产假后,工作表现有所下降。
  对此,英国就业关系部长乔·斯文森表示,对怀孕女性的歧视是非法的,不道德的,完全不能接受。坦率地说,持类似态度的管理者十分罕见,英国的企业根本无法承担丢失一半的可用人才。
  在经济复苏缓慢的背景下,劳动力市场现疲软迹象,从而直接催生自由职业者人数攀升。IPPR日前公布的报告认为,英国业已成为西欧国家中的“自由职业者之都”。
  《卫报》称,IPPR报告提供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英国自由职业者的增长速度是所有西欧国家中最快的。过去13年,自由职业者的总数增长了150万达到450万,目前占总劳动力的15%以上。
  据悉,自2010年以来,英国约40%的新增就业为自雇者,这一直是引发关于经济复苏力度争论的焦点。工党指责政府说,一系列报告显示,过去18个月很多自由职业者是兼职,并且工资只相当于全职工作者的很少一部分。
  在经济前景不明朗的欧盟,缺乏工作经验的职场新人要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十分困难。如何促进青年就业与能源安全、货币联盟、对外政策和移民问题已成为欧盟领导者优先考虑的议题。

青年失业形势严峻
  青年失业率持续攀升是多年来一直困扰欧盟发展的重要问题,特别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欧盟总体青年失业率一直在20%以上的高位运行,也就意味着在满足全部就业条件的青年就业人口中每不到五个人中就有一个没有工作。虽然去年以来,欧盟已经走出经济下滑困境,开始实现正增长,但青年就业形势仍不容乐观。据欧盟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截至2014年5月,欧盟总体青年失业率仍高达22.2%,与2013年5月相比仅下降了1.4个百分点。
  而同期美国青年失业率仅为13.3%(2014年6月数据),与2013年6月相比则下降了2.9个百分点。虽然欧盟中不乏诸如德国(7.8%)、奥地利(8.9%)等年轻人就业形势良好的国家,但在被戏称为“欧猪国家”的葡萄牙、意大利、希腊、西班牙则仍颇为严峻,其中希腊和西班牙的青年失业率更是分别高达57.7%和54%。
  按照欧盟的统计口径,所谓青年失业率是指在15至24岁之间满足全部就业条件的青年就业人口中没有就业的人员所占的比重。大致来说,青年失业率约等于此年龄段的无业青年/(就业青年+无业青年)的数值,其中并不包括正在接受全日制教育的青年人。因此一些媒体所谓的每五个欧盟青年中就有一个失业的说法并不十分确切。
  青年失业率与25岁以上人口的所谓成人失业率所反映的就业信息有着显著的差异。一般来说,成人失业率反映了一定时期劳动产能的闲置情况,体现了成人劳动者对先前职业的丧失。这些人虽然丧失了先前的工作但在就业市场上却仍是具有一定经验和工作技能的成熟劳动者。而青年失业率则更多反映了一定时期内进入就业市场却无法找到第一份工作的年轻人的数量。因为15至24岁这一年龄段正是青年人完成学业进入就业市场的身份转换期。
  较高的青年失业率表明有相当数量的青年人无法通过获得第一份职业来取得与目标职业相称的职业技能和工作经验,久而久之则会成为就业市场上毫无竞争力的“小白”。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恶化的青年就业环境将不断推高这种就业“小白”的年龄上限,从而引发长期失业甚至是永久性无业,使得整整一代青年人成为缺乏竞争力的“失落的一代”。事实上,在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已经开始出现青年失业率上限高龄化的现象。今年7月欧盟委员会批准的意大利“青年就业倡议”行动计划即将青年就业救助标准范围调整到30岁以下。
  从长期来看,“失落的一代”不仅会对青年人一生的就业能力产生深远影响,而且会影响欧盟经济活力的提升和科技创新水平的提高,威胁到欧盟的全球竞争力,对欧盟的区域整合、一体化进程乃至社会政策、政治决策等都会产生影响。有学者估计其对欧洲的影响将持续20年以上。
  从短期来看,在经济上,大量青年失业人口的存在会降低社会购买力,影响欧盟的经济复苏。有研究表明,每年因青年失业给欧洲经济造成的损失高达1500亿欧元,占欧盟年GDP的1.2%。在社会治理上,大量失业青年的存在可能会诱发社会矛盾,甚至带来暴力、毒品等犯罪行为的增长。如今年7月原定于在都灵召开的青年失业问题部长峰会取消的一个原因就是担心当地激进的工人运动风潮可能带来安全隐患。在人口问题上,高青年失业率将会降低青年人独立生活的能力,并由此带来婚姻、生育、幸福感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以意大利为例,“啃老族”甚至30多岁的高龄“啃老族”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

 欧盟应对计划容易实施难
  近年来欧盟先后开具了提升经济、促进投资、鼓励创业、鼓励跨境就业、提供就业信息便利化等几副“药方”来促进青年就业。其中的重头戏无疑是改善所谓教育与就业之间的不匹配困境。
  如前所述,较高的青年失业率反映的是青年人无法获得第一份工作经验的能力。这表明对于那些刚刚完成全日制教育的青年来说,不论是低龄的、仅接受过中等教育、在低端市场就业的劳动者还是相对大龄的、已经接受完高学历教育、目标定位于高端就业市场的劳动者,其在学校所获得的知识和能力与就业市场所要求的技能和素质并不匹配。因此,全面提升青年人职业能力和需求之间的匹配性,成为欧盟选择解决青年失业率问题的主要方向。为此自2012年末以来欧盟先后制定了两大措施:“青年就业倡议”和“青年保障”。
  据报道,其中“青年就业倡议”,主要是设立总额为60亿欧元的专项基金用以资助成员国国内失业率超过25%的地区改善青年人职业技能培训和就业服务。然而这些原本定于2014年1月实施的计划,却因成员国提出的规划不符合欧盟委员会的要求而迟迟未能开展。直到今年6月份才向法国发放了第一笔援助经费。截至目前,虽然有20个成员国都符合条件申请资助但只有法国和意大利分别获得了6.2亿和15亿欧元的援助资金。但这些资金何时才能真正用于辅导地区青年就业恐仍然要多费时日,而见到实效则又在更远的将来了。至于其他国家何时通过欧盟的批准则仍存在未知数。
  至于“青年保障”,则要求成员国采取措施,确保所有25岁以下青年人在毕业或失业4个月内能获得高质量的职业培训和工作必需的技能,以提高其就业几率。截至目前,欧盟各国均已制定出本国的“青年保障”行动计划,有些国家已开始落实。不过这项要求覆盖全部青年人(有些欧洲国家的失业福利待遇并不惠及于未有工作经历的新毕业人员)的、雄心勃勃的计划一来面临成员国法律的协调问题,二来实在是成本不菲。对那些对经济发展较好的国家如奥地利、德国等来说,实施起来难度并不大。而那些青年失业率高涨的国家恰恰又受经济危机打击最深,在当前以紧缩财政为主的经济救助计划下,要这些国家拿出相当一笔钱来实施“青年保障”确实有些困难重重。如西班牙在其行动计划中即直言缺乏国内资金支持。此外培训目标定位、培训评估手段缺乏等也是困扰西班牙“青年保障”计划的主要难题。
  诚然,欧盟的青年救助计划以提升就业能力为导向,希望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长期困扰欧盟的问题不可谓不具有现实意义,但前景并不明朗的经济态势、复杂的官僚运作体系、欧盟与成员国及其他利益方之间的权责和利益博弈都使得这些宏大的计划实施效率较低,难以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今年仍在高位的青年失业率也许恰是这些措施短期内难有作为的一个注脚。

 
来 源:
人才公共信息部
下一条: 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增至31.1万
 
文章搜索
   
关键字: